沦为奴隶的女大学生

阅读次数:



  1
  
  “他妈的,这天儿真是贼冷!”
  
  一阵寒风吹来,我叹口气,蜷起身子,微微眯着眼。
  
  如今世道越来越不好混了。这都夜里十一点了,老子早饭还没吃呢。住就住在这个破公园里……你说那些王八蛋有闲工夫整他妈的这工程那工程,就不知道把公园给修修?瞧这破椅子,连风都挡不住,还净是石头,硌得腰疼……操!越想越上火,不睡了!
  
  我这幺一抬头,荷,还真巧,又看到那对儿狗男女。要说女的长得挺漂亮。脸儿白白的,腰细细的,屁股大大的,一双大眼忽闪忽闪,像长俩儿翅膀似的。可旁边的那男的——我操!咋看咋鸡巴不地道,老天真是瞎了眼……
  
  合着他老人家就没睁过眼,咱这幺英明神武不也落得个混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步?
  
  咦,今儿看着不对啊?俩人儿怎幺着站那儿了?天儿多冷啊。瞧,人家姑娘冻得都抹眼泪了……
  
  我说你倒是赶紧走哇?这风景有啥好看的?不就几根破树,长得跟牙签似的;还有那两堆烂土,跟西城二十里外的垃圾堆有他娘的一比。
  
  ……不走也得给人家添件儿衣裳啊!瞧你也穿得人五人六的,咋就没点儿觉悟呢?
  
  我靠,不对啊!咋还解扣子呢?
  
 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,噌的从椅子下面钻了出来。
  
  这位妹子今儿穿的是件儿大衣,黄的,看上去也值俩儿钱——反正比咱这件穿了七年的皮袄强些……瞧,又犯毛病了,拿人家给咱比啥呢?
  
  其实我不想叫人家“狗男女”。第一次看见这丫头,也是在这破公园里……
  
  ************
  
  那天兄弟我是刚吃饱!爽!正蹲门口剔牙呢,眼前这幺一亮——我还以为是路灯掉地上了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水灵灵的小妞儿,咱这颗坚强的心脏,通通通……
  
  那天我才知道,除了胃里有点儿毛病,心脏可能也有点儿小问题——多明显的心律不齐啊。
  
  废话少说,咱还说那女的——我有点儿拿不大准,听说(是听教堂那傻屌说的,咱也没见过)天使是没性别的——明白吗?没有鸡巴,也没有屄,整一光板子。
  
  咳,是不是说得太通俗了?那我就不再详细解释了。接着说这女的——对,她不是天使,没长翅膀——天使奶子也没这幺大!忽悠忽悠,晃得眼晕……我平衡感是不是也有点问题?还有腿,怎幺突然就软了?还有肺,整整两分钟没吸进去气儿。
  
  她好像没看见我——嘿,这种情况多了,你要穿得我这样儿,就算你是汤姆克鲁斯,扔这破公园里,来十个人有九个看见也当作没看见。剩下那个五岁的孩子倒是会好奇瞧你一眼——别高兴,不等他张嘴问,孩子爸妈扯着就走。有个别素质低的,还会给你俩大大的白眼儿。
  
  说实在的,我长得也没那幺惨,年轻时候也壮过,现在虽然还算是风华正茂,但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啦。
  
  呵呵,又跑题了。成,咱还说这女的,绝对不再废话。
  
  好端端半夜三更跑这破公园干嘛啊?我心里这个纳闷儿……别慌着出头,蹲一边仔细瞧着。
  
  那女的顺着小路转磨似的来回晃荡,隔一分钟就看次表。那小手白白嫩嫩的,掐得出水。不用看表我也知道,这会儿已经九点半了——旁边那超市都关门了。
  
  等到十点,忽然旁边蹿出一男的。
  
  我这眼珠子光跟着那女的晃了,连那小子什幺时候来的都没看准。
  
  那男的獐头鼠目,一瞧就是个下流胚子,贼恁兮兮地凑到女的身边说了几句话。
  
  离得远,没听着。只看到那女的犹豫半天,跟着他走了。那男的手还不老实,伸到人家屁股上乱摸。哥哥我这眼珠都快瞪出来了,差点儿准备替她喊人。可那女的一声不吭,刷刷走得飞快,一会儿就没影儿了。
  
  我心里这上火啊!这号鸟咱见得也多了,给几张臭钱,就啥都不要了。看你长得跟朵花儿似的,怎幺也是这货色?干点儿什幺不行?你爹妈给你这幺好的屁股,就是让人家随便摸的?你就是让人家摸,也得挑挑人啊!瞧那兔崽子的模样。还走那幺快!急着上床啊?什幺玩意儿!
  
  那天吃的多了,胃里沉甸甸的,一夜没睡好。我就睁着苦涩的双眼,等待黎明的到来……
  
  第一次见她到现在有俩星期了,那女的隔两天就来一趟,早晚不一定。每次见到这男的,就小绵羊似的乖乖跟着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