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失业师奶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
阅读次数:

陆小芬快步走在桂林街上,愈是接近自己的家居,愈是觉得紧张。小芬才十九岁,但已出落成一个十足的大姑娘。很不幸,她和一家人屈居在一幢唐楼三楼的后座,被迫与那些出卖皮肉的女人一起出入,已经不止一次被人拍膊头问价钱了。因为环境不好,放学后小芬只能到同学家里温习,吃饭时候回家,就最怕碰上那些色迷迷的阿叔阿伯。

  好不容易赶到楼下梯口,小芬一口气跑上三楼,「砰砰砰」地拍打大门。

  楼下传来脚步声,这半分钟有如半年长,以当门开启之后,她便一头撞进里面,反手关上大门。

  「小芬,甚幺事这样慌张?」她妈咪问她。

  「没有事,没有事,我只怕被人拍膊头……」

  陆师奶何尝不知道他们的处境?以她卅九岁一个妇人,也已经在楼下附近被人问过好多次了。丈夫和自己都是做一份散工,收入低而不定,六口之家挤在后座两个房间里,就只能盼望早日可以「上楼」,住进公共屋村里去。

  事情就是这幺巧,第二天,陆黄守贞和她丈夫竟不约而同被雇主辞退了。夫妇二人忙着四出工。中午时分,陆太拖着疲乏的两条腿走回家来。

  陆师奶右脚已踏上第一级楼梯,背后却伸过来一双手搭住了她的肩头︰「阿姑,几多钱?」黄守贞全身为之一震,不禁羞愤加。这些衰人,此时此地还来侮辱她!

  「你干甚幺?缩开你只手!」她回过头来,怒目圆睁。

  「哦,哦……」拍她的人是位阿伯,倒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︰「我以为你是……是做生意的,才会问你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!」这个阿伯道歉之余,仍不住地打量着陆师奶,很为她的身材所吸引。黄守贞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肥师奶,身上部位应大的大、应小的小,玲珑浮凸不输年轻女子。

  「唉,可惜你不是做那个的……」他一面调头要走,一面自言自语︰「这幺好身材,你要我一千元我也照给你……」女人本来还想给他一顿臭骂,但听到「一千」这个数字,反应又不一样了。

  「阿叔……」她怯生生地叫住他,看清楚周围没有人,便红着脸说︰「你是说,一千元?」「对呀!你不是做……」他觉得「做鸡」这两个字很伤人的自尊心,当即改口︰「你不是接客的,是不是?」「我不是……」她低了头。

  「你不是,那就更好了,我给你千五元。」他听说对方是良家妇女,愈加雀跃了︰「千五元!」「阿叔……」她不由得心动,一千五百元,就是几乎半个月的收入,虽然自己未做过鸡,但打工仔手停口停,黄守贞今天似乎别无选择。

  「我们上去吧,你家就在楼上,是不是?」

  「阿叔……不可以,我是住在楼上,不过……」「明白,明白。」阿伯虽猴急,却也十分醒目,当下伸出手来挽住陆师奶的腰肢,扮作一对老夫少妻︰「我们去开房。」黄守贞面上大红,对于他伸过来的那手其实很抗拒,不过她又生怕对方改变主意,所以低了头跟着他走。幸好这时候街上不算热闹,跳上的士之后,她很庆幸没有碰到熟人。

  旺角是公认的淫乐大本营,的士很快便在一间「玲玲」别墅楼下停定。陆师奶依然低着头,紧随老头子步上楼梯,办妥循例的手续,现在她要退缩也不可能了。

  269号房间里,阿伯关上房门,便掏出两张五百元大钞交给住家师奶。

  「不是说千五元吗?」

  「是千五元,不过如果你胡乱敷衍我一番,那便不值了。这一千元先给你,等一下做得满意了,再把尾数给你。」他倒是除笨有精,鬼老特别灵。

  她一面把钱放好,一面问︰「怎样才算是做得满意呢?阿叔,我真的没有做过……」「没有就更加好,总之我叫你如何如何,你就这般这般,服等得我周到,下回一样有一千五百。」阿伯说完迳自解除身上衣物,一面示意她脱衫。

  「嗯……」她不但没有照做,反而将两手捂在胸前,退了两步。

  「咦?你不脱衣服,我们怎样做?」

  「嗯……我怕,我……我真的没有试过……」

  这阿伯大概是五十多岁的样子,体格还很壮健,身上脱剩一条尕烟囱之后,一支老而弥坚的阴茎突地顶住裤裆,样子好吓人。这时见女人满面忸怩,便走上前剥她的衣裳。

  「哎呀……不要……我,我不要呀……」她本能地想挣脱他的两只手。

  「你收了钱,怎能不做?」他手上开始用力。

  「嗯……嗯呀……阿叔,你不要动手动脚……我,我自己来……」他果然松了手,等在那里看她脱。